在 2020 年底,ICPC 濟南站獲得第一塊金牌之後,由於隊友們在學業等其他方向上各有安排,加上裏下一場比賽的時間稍遠(當時還不確定會去打省賽),我們一起訓練的時間相對減少。雖然自己也會做一些練習,但效果一般。後面的省賽中,我校選手都拿了金,其中也包括我們隊。

而後則是一直拖到2021年7月的瀋陽區域賽,這也是我唯一一次飛到現場參加的比賽。瀋陽的氣候和南方不同,儘管七月的瀋陽不至於寒冷,但第一次到北方的我還是不太適應。在比賽現場上,我出現了較大的失誤,整體上我們隊伍的優勢也沒有發揮出來,最後只拿到了銅牌。

最後一年,先後有秋招、畢設等比較重要的事。我們除了賽前會集合訓練一下以外,大部分時候都是自己練習。我們先後參加了 CCPC 哈爾濱站和 ICPC 濟南站,都取得了銀牌。2022 年初,一名隊友因爲保研夏令營退出隊伍,我們直到三月初才最終確定了新隊員,是一名大一的學弟,高中時是 OI 選手,實力很強。四月我們便參加了今年的第二場 ICPC 區域賽——昆明站,由於我們倆在搞畢設,學弟課程也很多,一起訓練的時間仍然有限。儘管如此,我們最後還是拿到了金牌,這也是我們倆的第二塊金牌。

拿了金牌之後,我們也獲得了 ICPC EC Final 的參賽名額。西安主辦方爲了線下比賽,把時間一直拖到了7月19-20日,且在七月初,西安出現了疫情,包括數個高風險區。這個時間段已經畢業在家,賽後不久就是我入職時間。綜合考慮可能出現的各種風險、主辦方允許部分更換隊員的情況(按照往年的要求,除了獎勵名額外,其餘名額是要在今年區域賽中排名靠前的整支隊伍參賽的,但今年似乎放寬了要求,可能和疫情有關),我最後選擇了退出比賽,更換爲一名學弟。可惜的是,最後他們只拿了銅牌。

現在我已沒有機會參加 ICPC 區域賽,是時候和 ICPC 說 Goobye 了。回想這幾年,經過了大一大二的高度熱情和大量訓練,我在大三時終於獲得了第一塊金牌,而後拿了 ICPC 與 CCPC 的數塊銀牌和第二塊金,在此中間也夾雜着省賽、CCCC 等比賽。這些是我大學期間,最重要的經歷與回憶,其中既有成功的喜悅,也有失敗的遺憾,但無論如何,都不可能再重來。

在 ICPC 生涯結束後,我很快將會成爲一名普通的開發。我會在工作上多多努力,不斷提升自己。